POS 金融 房产 美食 美容 教育 健康 服装 旅游 汽车 更多
小故事大道理
pos机 |  装修 |  健康 |  信托 |  信用卡 |  护肤 |  旅游 |  疫情 |  品牌 |  美食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智破绣鞋奇案

腾搜资讯 时间:2020-03-05 09:40:09

 

1。丢失的鞋子

康熙八年,一代廉吏于成龙被调往湖广黄州府,他先任黄州同知,后改任黄州知府,其时,黄州刚经历剧变,社会动荡,于成龙在任期间,励精图治,兢兢业业,曾排解过许多地方上发生的重大疑案、悬案,从而被百姓呼为“于青天”,民间还流传着“于成龙智破绣鞋奇案”的故事。

黄州府有个永宁庄,永宁庄有个名叫何生荣的后生,家境富贵,衣食不愁。娶邻村十八岁的杜娟姑娘为妻。杜娟生得白嫩,是附近闻名的美人。这年秋后,杜娟娘家在村里演戏敬神,父母捎信让杜娟回家看戏。七八天后,何生荣见妻子还不回来,就到岳父家里去催。哪知杜娟看戏正在兴头上,执意不肯回去,加之岳父岳母也乘机为女儿帮腔,极力挽留,何生荣一看催也无用,于是赌气走了。

何生荣回到家里,就一头倒在床上寻思起来:这小贱人生得美,打她主意的男人多,在娘家会不会有相好的?是不是趁看戏的机会去幽会?我何不来个“回马枪”,看看和她相好的那人到底是谁?想到这里,他悄悄爬起身来,一溜小跑到了杜娟村子的戏场里。他见妻子正坐在一处很矮的房檐上指指点点,与旁边的女伴说笑,倍感冷落的何生荣这下更觉得来气。

何生荣猫着腰东钻西转,蹑手蹑脚地来到那处房檐下。这时戏台上正演到窦娥行刑处,场里的人都屏住声息地看戏,杜娟也像忘记了一切,无意中把一只小脚垂了下来。何生荣灵机一动,伸手把妻子的一只绣鞋扒下,已经深入剧情的杜娟竟然毫无察觉。

何生荣把绣鞋揣进怀里,看看并没有妻子的什么情人,就兴致勃勃地回到家里。他想等妻子回家后向她要鞋,如果她老老实实说丢了绣鞋,这事也就罢了;倘若胡乱编排一通,说明这小贱人心里有鬼,到时再好好教训她。

再说杜娟看戏的紧张劲儿一过,这才感觉到脚上有点发凉,低头一看,见是一只绣鞋丢了,知道是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们干的。她怕姐妹们见了笑话,戏没看完就先回到娘家,匆匆找了块布把脚裹好,接着就闹着回家。杜娟的父母看看夜色已深,劝她明早再走,但她坚持立马就走,父亲只好牵来一头驴子,找了个可靠的人送她回婆家。

杜娟先见了婆婆,回到自己的屋内,害怕被何生荣发觉丢鞋,悄无声地拉开被子就要睡。

何生荣知道她心里发虚,便故意拿话激她:“你偷偷回来干什么?咋不点灯呢?”

“我怕惊醒了你。”

“这就奇了!又没做什么亏心事,点上灯不是更亮堂吗?”何生荣说着就点亮了油灯。他先瞧了瞧杜娟的两脚,接着大声问她那只鞋子哪里去了?杜娟最怕问这个,哪里能回答得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一会儿细汗就冒出来了。

何生荣见妻子低头不语,像抓住什么把柄似的数落起来:“我让你回家你偏不回来,不知哪个把你的心拴住了?看来你根本不顾我,也不顾这个家!”

杜娟觉得受了委屈,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这下何生荣更像抓住了理,大声斥责说:“说话怎么老是吞吞吐吐?你的鞋子到底哪里去了?是你送给人了,还是人家要走了?一个年轻媳妇能随便丢绣鞋吗?知道丢鞋回来怎么不告诉我?心中有鬼吧!”

杜娟很想把丢鞋的事情说出来,可她知道说出来丈夫也不相信,便仍以沉默应对。

想不到何生荣竟来了个假戏真做,装成十分气愤的样子说:“这件事要传出去让我怎么做人?你还怎么有脸做我的老婆?真是有辱门庭,败坏家风,我还能再要你吗?我看还不如死了的好!”何生荣越说越来气,越说越难听,末了,又恨恨地说,“明天就当着家人的面休了你!”

何生榮骂了半天,一肚的气发泄完了,威风也耍尽了,便吹灯上床翻身倒下只顾自己睡去,不一会儿就鼾声如雷地进入了梦乡。

杜娟见丈夫发了这么大脾气,感到十分害怕。丈夫要真的休了自己,今后可怎么有脸见人?又怎么向娘家父母解释呢?想来想去竟然想到了走绝路,摸索着把裹脚布连接起来,羞愤地上吊寻死。
 

2。赌气自尽

睡梦中的何生荣听到有异常动静,一摸身边没人,忙点上灯一看,不觉大吃一惊!想不到刚才开了个玩笑,她竟当真了,何生荣手忙脚乱地把妻子放下来一试口鼻,发现已没了气息。这下他才真的害怕起来,岳父家也是当地的大户人家,要是知道了这事,一定轻饶不了他,弄不好自己也要把命搭上。

怎样才能躲过这场祸事呢?何生荣思谋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妻子是半夜回来的,肯定不会有人看见,何不趁这个空隙倒打一耙,就说杜娟没有回来,明天到岳父家里要人,看他们有什么法子?主意打定,他背起杜娟的尸体,偷偷地将其扔进了附近山脚下一户偏远人家门前的井里。

何生荣返回家中,又怕又急又后悔,伏在枕头上偷着哭了一阵,直到天放亮了,这才换上一身洁净衣服,连母亲也没告诉一声,就心虚胆怯地到岳父家里去“接”妻子。

岳父家的人一听,觉得有些奇怪:昨天夜里女儿杜娟已经被人送回婆家,女婿怎么还来要人?想找昨夜送杜娟的那个人问问,恰巧那人又不在家,既然女婿没见杜娟,肯定是送杜娟的人出了岔子。岳父岳母都软下腔来让何生荣耐心等等,待那人回来这事自然就清楚了。可他们哪里知道何生荣心里有鬼,他怎能耐心等呢?

何生荣硬逼着岳父母交出杜娟,否则就去报官,说罢,气呼呼地走了。岳父家的人本来就对何生荣的无理有气,见他这样无情,也只好以无义的方式对待,于是来了个先下手为强,第二天抢先把何生荣告到黄州衙门。
 

3。第三者

黄州知府于成龙看了状子,很快将送杜娟回家的那人传来,那人说早已把杜娟平安送到家里,并举出杜娟同婆婆的谈话为证,于成龙让书吏到杜娟婆婆那里对质,证明杜娟确已平安到家。这一来于成龙明白了,狠狠打了何生荣一顿板子,他才供出那夜的实情。

于成龙命人押上他去那口水井打捞杜娟尸体,差役们七手八脚地忙了一阵,果然很快捞起一个死人,大家看了惊得差点儿叫出声来:捞出来的并非杜娟,而是一个血肉模糊的老汉!于成龙觉得事情蹊跷,命差役们继续再捞,结果捞了半天只捞出一只绣鞋。拿出给何生荣一看,这正是杜娟的鞋子。那么,杜娟究竟到哪里去了呢?

其实,杜娟并没有死。原来,杜娟上吊只是暂时昏了过去,由于何生荣发现得及时,她并未真正断气死去。落井之后,被井壁上一个凸出来的石坎挂住,她让井中的凉气一浸,居然慢慢苏醒过来。

她迷迷糊糊地感到浑身发冷,用手一摸,身边是长满青苔的石头,抬起头来一看,才知道自己是在井里。这位大难不死的女子忙喊救命,恰好这时有个老汉早早起来挑水,听见井里有喊叫,就伏身一看是年轻女子,老汉赶忙找来一根绳子,让她抓住往上爬,由于这时的杜娟浑身乏力,加之水井太深,费了好大劲也没把她拉上井来。

二人正在焦急之时,走来一个过路的俊俏后生,他看老汉躬身拉着什么,觉得有点奇怪,上前一看说道:“老人家不如你也下到井里,把绳子系在妇人腰上,你在下面推,我在上面拉,保管一次就能把她救上来。”

老汉顺着绳子滑到井中的石坎上面,按照后生说的办法一试,果然很快把杜娟救了上来。

那后生一见救上来个年轻女子,仔细一看,见她肌肤白嫩,娇喘微微,是个少见的乡间美人,不由得一下动了邪念。待杜娟简述了自己的情况后,后生便对杜娟柔声说道:“娘子,请你到土坡后边避避寒风,我把井里的这个老汉拉上来。”

杜娟恍如大梦初醒,只好听这后生吩咐。她刚转身走了几步,就听身后“扑通”一声闷响,回头一看,见后生正往井里掷石头。那后生直到确信那个老汉已死定了,这才拉起杜娟要走。杜娟见他不像个好人,就迟疑着不动,那后生恐吓她道:“如果你不跟我快走,就要去吃官司,我看你还是赶快离开这里。”

二人来到一座看庄稼的小土屋前,后生对杜娟说:“刚才这件事你也看见了,万万不可乱说,要是说出去,连你也逃脱不了干系!”他看杜娟被吓呆了,转而说道,“你浑身都已湿透,这么冷的天怎能受得了?再说,回到家里也说不清楚,你快到这屋里把衣服拧干,我在外面给你看门。”说着就把杜娟推进了屋内。

杜娟转身关好房门,很快把湿衣服脱下,正在一件件拧干的时候,那后生突然从窗口跳进来,猛地抱住毫无防备的杜娟,将她粗暴地强奸了。

事毕之后,那后生问她:“你是准备回家,还是要到别的什么地方去?”杜娟哭泣着说想要回家,那后生忙劝她说:“现在可不是回家的时候。你想,那个老汉已被砸死,必然要吃官司,你俩又掉到同一眼井里,这事肯定要连累你。再说,你丈夫已有意休你,现在你又要吃官司,他怎能容你?真要到了那个地步,可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杜娟求救似的问他。直到这时,那后生才告诉她说:“我名叫周铁,家在离此地很远的麻城,来这里替人家干活,明天就准备回家。你如果愿意的话,就做我的妻子,我一定会好好待你,你看如何?”
 

4。真相大白

事到如今,杜娟想想也真的无路可走,又看周铁人生得俊俏,头脑灵活,敢作敢为,而且两人的年龄也很般配,就只好点头答应了。她低头看了看脚,不好意思地说:“现在脚上没鞋可怎么上路?你去给我找双鞋来吧!”

周铁听后点了点头,叮嘱杜娟把门关好,就匆匆去找鞋子。天快黑的时候,他只带了些吃的回来,却没有找到鞋子。二人在这小屋内挨了一夜,第二天周铁又去外面为杜娟找鞋子。

可是,年轻女人的绣鞋到哪里去找呢?既不能到别人脚上去扒,附近又无集市可买,这可真难住了周铁。另外,更让他犯愁的是,听说那老汉的尸体已被官府打捞上来,眼下正加紧追查凶手,万一要追到自己头上,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再一想,杜娟在自己手里,别人又没看见,那知府于成龙就是神人也不会查到他周铁头上。这样一想,胆子就大了起来,又到那井附近转悠了一番,顺便想听听破案的消息。

突然,他看见一个人在前面急匆匆地走着,想走上前去闲聊几句。还没追上那人,却见路边有个包袱,打开一看里面除了几件旧衣服以外,还有一双绣鞋。周铁心想,这可真是太巧了。

周铁再也无心打听那个死老汉的事,急忙转回到小屋里,兴冲冲地对杜娟说:“鞋子找来了,快穿上试试!”

杜娟接过鞋子一看,暗自吃了一惊,她问周铁说:“这是我的鞋子呀!你从哪里弄来的?”

“什么你的鞋子?是我花钱买的,你快穿上吧!”周铁随口编了句谎话。

杜娟听了更加纳闷,这分明是自己的针线,就是拿到天边也能认得,难道丈夫把鞋拿到集市上卖了?想到这里,她觉得鼻头发酸,眼里流泪,忙追问周铁说:“这确实是我的鞋子,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

周铁听得有些不耐烦了,便大声说:“这真的是我花钱买的嘛,怎么说是你的鞋子?”

“不,这就是我的鞋子!”

“就不是你的鞋子!”

两人正在争得不可开交,突然涌入四五个捕快,领头的一把把周铁的脖子套住,后邊的一个也拿绳子缚了杜娟,推推搡搡地把这对野鸳鸯捉了出去。

到了黄州大堂,一惊一吓之下,杜娟啼哭着就把周铁如何落井下石,砸死老汉,又如何劫持、强奸自己的罪行说得明明白白,周铁无奈只有认账。

原来,于成龙见没有捞出杜娟的尸体却捞出一个死老汉,感到这起案子变得复杂起来。他初步做了如下推断:既然井中没有杜娟的尸体,说明她可能没死。又从井中捞到杜娟的一只绣鞋,再加上何生荣拿的那只绣鞋,说明此时的杜娟一定赤脚,很可能就在附近,没有走远。

老汉死在井下,杜娟却被救出深井,说明上面一定有人帮忙。

井上的人很可能被杜娟的美色打动,进而要霸占这位女子。

为怕事情败露,乘机砸死了井下的老汉。

此人如果骗走了杜娟,这两人肯定会在一起;杜娟没有鞋子,必定要找鞋穿,只要想办法能让那人捡到鞋子,才可能找到他们的行踪将其抓获。

按照以上推断,于成龙让人从何生荣家里找来杜娟的鞋子,故意丢在附近的路上,再派人暗暗监视,果然见周铁捡了鞋子,然后让人跟踪抓捕,周铁遂落入法网。

故事精选
小故事网,提供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在线阅读,如有文章侵犯作者权利,请联系本站删除







北京市 西城区 崇文区 宣武区 朝阳区 海淀区 丰台区 石景山区 门头沟区 房山区 通州区 顺义区 昌平区 大兴区 平谷县 怀柔县 密云县 延庆县 上海市 黄浦区 卢湾区 徐汇区 长宁区 静安区 普陀区 闸北区 虹口区 杨浦区 宝山区 闵行区 嘉定区 浦东新区 松江区 金山区 青浦区 南汇区 奉贤区 崇明县 天津市 和平区 河东区 河西区 南开区 河北区 红桥区 塘沽区 汉沽区 大港区 东丽区 西青区 北辰区 津南区 武清区 宝坻区 静海县 宁河县 蓟县 重庆市 渝中区 大渡口区 江北区 沙坪坝区 九龙坡区 南岸区 北碚区 万盛区 双桥区 渝北区 巴南区 万州区 涪陵区 黔江区 永川市 合川市 江津市 南川市 长寿县 綦江县 潼南县 荣昌县 璧山县 大足县 铜梁县 梁平县 城口县 垫江县 武隆县 丰都县 奉节县 开县 云阳县 忠县 巫溪县 巫山县 石柱县 秀山县 酉阳县 彭水县 广东省 广州市 深圳市 珠海市 汕头市 韶关市 河源市 梅州市 惠州市 汕尾市 东莞市 中山市 江门市 佛山市 阳江市 湛江市 茂名市 肇庆市 清远市 潮州市 揭阳市 云浮市 福建省 福州市 厦门市 三明市 莆田市 泉州市 漳州市 南平市 龙岩市 宁德市 浙江省 杭州市 宁波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江苏省 南京市 徐州市 连云港市 淮安市 宿迁市 盐城市 扬州市 泰州市 南通市 镇江市 常州市 无锡市 苏州市 山东省 济南市 青岛市 淄博市 枣庄市 东营市 潍坊市 烟台市 威海市 济宁市 泰安市 日照市 莱芜市 德州市 临沂市 聊城市 滨州市 菏泽市 辽宁省 沈阳市 大连市 鞍山市 抚顺市 本溪市 丹东市 锦州市 葫芦岛市 营口市 盘锦市 阜新市 辽阳市 铁岭市 朝阳市 江西省 南昌市 景德镇市 萍乡市 新余市 九江市 鹰潭市 赣州市 吉安市 宜春市 抚州市 上饶市 四川省 成都市 自贡市 攀枝花市 泸州市 德阳市 绵阳市 广元市 遂宁市 内江市 乐山市 南充市 宜宾市 广安市 达州市 巴中市 雅安市 眉山市 资阳市 阿坝州 甘孜州 凉山州 陕西省 西安市 铜川市 宝鸡市 咸阳市 渭南市 延安市 汉中市 榆林市 安康市 商洛地区 湖北省 武汉市 黄石市 襄樊市 十堰市 荆州市 宜昌市 荆门市 鄂州市 孝感市 黄冈市 咸宁市 随州市 仙桃市 天门市 潜江市 神农架 恩施州 河南省 郑州市 开封市 洛阳市 平顶山市 焦作市 鹤壁市 新乡市 安阳市 濮阳市 许昌市 漯河市 三门峡市 南阳市 商丘市 信阳市 周口市 驻马店市 济源市 河北省 石家庄市 唐山市 秦皇岛市 邯郸市 邢台市 保定市 张家口市 承德市 沧州市 廊坊市 衡水市 山西省 太原市 大同市 阳泉市 长治市 晋城市 朔州市 晋中市 忻州市 临汾市 运城市 吕梁地区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市 乌海市 赤峰市 通辽市 鄂尔多斯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阿拉善盟 兴安盟 吉林省 长春市 吉林市 四平市 辽源市 通化市 白山市 松原市 白城市 延边州 黑龙江 哈尔滨市 齐齐哈尔 鹤岗市 双鸭山市 鸡西市 大庆市 伊春市 牡丹江市 佳木斯市 七台河市 黑河市 绥化市 大兴安岭 安徽省 合肥市 芜湖市 蚌埠市 淮南市 马鞍山市 淮北市 铜陵市 安庆市 黄山市 滁州市 阜阳市 宿州市 巢湖市 六安市 亳州市 宣城市 池州市 湖南省 长沙市 株州市 湘潭市 衡阳市 邵阳市 岳阳市 常德市 张家界市 益阳市 郴州市 永州市 怀化市 娄底市 湘西州 广西区 南宁市 柳州市 桂林市 梧州市 北海市 防城港市 钦州市 贵港市 玉林市 南宁地区 柳州地区 贺州地区 百色地区 河池地区 海南省 海口市 三亚市 五指山市 琼海市 儋州市 琼山市 文昌市 万宁市 东方市 澄迈县 定安县 屯昌县 临高县 白沙县 昌江县 乐东县 陵水县 保亭县 琼中县 云南省 昆明市 曲靖市 玉溪市 保山市 昭通市 思茅地区 临沧地区 丽江地区 文山州 红河州 西双版纳 楚雄州 大理州 德宏州 怒江州 迪庆州 贵州省 贵阳市 六盘水市 遵义市 安顺市 铜仁地区 毕节地区 黔西南州 黔东南州 黔南州 西藏区 拉萨市 那曲地区 昌都地区 山南地区 日喀则 阿里地区 林芝地区 甘肃省 兰州市 金昌市 白银市 天水市 嘉峪关市 武威市 定西地区 平凉地区 庆阳地区 陇南地区 张掖地区 酒泉地区 甘南州 临夏州 宁夏区 银川市 石嘴山市 吴忠市 固原市 青海省 西宁市 海东地区 海北州 黄南州 海南州 果洛州 玉树州 海西州 新疆区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石河子市 吐鲁番 哈密地区 和田地区 阿克苏 喀什地区 克孜勒苏 巴音郭楞 昌吉州 博尔塔拉 伊犁州 东城区 香港区 澳门区 台湾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