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 金融 房产 美食 美容 教育 健康 服装 旅游 汽车 更多
小故事大道理
pos机 |  装修 |  健康 |  信托 |  信用卡 |  护肤 |  旅游 |  疫情 |  品牌 |  美食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差点被失眠

腾搜资讯 时间:2020-03-05 09:41:31

 

1。失踪

自从琪琪失踪后,阿坤就没睡过一次好觉。或者说,他总是处于失眠中。闭上眼,就是琪琪倒在血泊中的样子。

他之所以会产生琪琪倒在血泊中的幻境,是因为那只沾血的短袜。

那天,琪琪在给自己留下一张离别字条后,就走了。而且,她什么都拿走了,除了一只沾染了血迹的白色短袜。

之后,阿坤就陷入了疯狂的失眠中。失眠的感觉,就像是意识中出现了黑洞,将整个人狠狠吸入、撕裂。

时间一长,阿坤受不了了,头发大把大把地掉,整个人憔悴得如同地狱中出来的一样。后来,他去开了点安眠药。可是,吃了安眠药后确实可以睡着,但是脑子根本得不到休息。

他开始做梦。

琪琪倒在黑夜中,地上是猩红的血泊,琪琪纤细的胳膊一动不动。

一束雪白的光,兀的从前方照射过来。这光亮,衬得黑夜更加黑,也刺得他眼睛几乎失明。
 

2。漫画

不论怎么说,灯光永远明亮的便利店,是这座城市里最让阿坤放心的场所。

凌晨两点,阿坤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地走进楼下便利店买啤酒。好久不见便利店小哥阿土了。这天,他穿着蓝色工作服,染了一头黄色的短发,正在专心致志地翻看漫画。

阿坤在货架上抓了两罐啤酒,无意中一瞥时,看到便利店新到的杂志架上,摆了一本漫画——《失眠者黑洞》。

阿坤的心被狠狠一击。他的手有点发颤,抓过架子上的漫画,低着头站在一边翻看。他越看越心惊,最后,漫画书和手里拿着的啤酒罐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这声音在寂静的便利店里震耳欲聋,阿土翻了翻白眼,看着呆住的阿坤。“这本漫画很好看。”阿土试图唤醒阿坤。

阿坤猛然之间醒悟过来,蹲下身子捡起漫画,问:“就这一期?”

“是啊,新出的还没到。”阿土身子微微一侧,遮住了收银台下面的半卷漫画书。

阿坤默默付了钱,抓着书走出了便利店,瘦削的身子隐入黑暗中。
 

3。作者

这本漫画书,说的是一个男生被女朋友抛弃了,只给他留下一只带着血迹的白色袜子。

而后,男生开始失眠,日日夜夜地思念女生,甚至身体出现了一个黑洞——一个因为失眠,身体出现的黑洞。

阿坤的手摸向自己的腹部,还好,并没有出现和漫画中相同的黑色旋转物体……不对!阿坤低低叫起来,他冲到镜子前,愕然看到腹部隐隐出现一团黑气。

怎么回事?阿坤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过了好久,才颤颤巍巍地爬起来,抓过漫画书,看着上面的作者一栏上写着:KIKI。

他打开电脑,搜索漫画书的作者。KIKI很有名,贴吧里留有他(她)的QQ。顺利地加上了KIKI后,阿坤焦灼地在电脑屏幕另一端,等着对方通过验证。

已经凌晨三点了,KIKI一定睡了吧。阿坤念头刚转完,KIKI就加了自己。

“是KIKI吗?我很喜欢你的书。”打下这几个字时,阿坤的手都在颤抖。

对话框里一阵死寂,阿坤死死抓着鼠标,两眼通红地看着KIKI,漫长地等待……或许,只是十分钟?总之,KIKI发来一句话:“QQ头像是你的照片吗?”

“是的。”阿坤回答。

后来,阿坤和KIKI聊到了天亮。

三天后,阿坤和KIKI相约见面。

很巧,两人居然是在同一座城市,只是一个在城市的南边,一个在城市的北边。

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可是阿坤上午十点就到了。他坐在咖啡店角落里,手中抓着快要被自己翻烂的漫画书。

指针快要转向下午两点,阿坤感觉自己呼吸不过来了,他盯着咖啡店门口看。忽然,他看到服务生快速走向深咖色玻璃门。

一个撑着拐杖的女孩,面带微笑地冲着服务生点点头,走进了店里。齐耳短发,黑色镜框,白皙的皮肤。

那一刻,阿坤惊得几乎要昏过去。

琪琪?她的腿……阿坤注意到,女孩子的右腿被截了,裤管空落落的。

他呆呆地看着女孩向自己走来,落落大方地说:“你是阿坤吧?”不等他反应过来,女孩就坐下了,自我介绍说,“我就是KIKI。”

“KIKI?”阿坤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的身子微微向前倾,神色古怪地说,“琪琪,你別骗我了。你怎么了?你的腿怎么了?”

“琪琪?”这下,轮到KIKI吃惊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脸,皱着眉头说,“我是KIKI。琪琪是谁?”
 

4。治疗

阿坤花了好大的工夫,才让自己明白眼前这个女孩,不是琪琪,是漫画作家KIKI。可是,天底下怎么会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个女生?

不过,KIKI说,自己创作的《失眠者黑洞》系列漫画,有一大半是真的。

“后来,我找到了城市失眠治疗师,治愈了身体上的黑洞。”KIKI神秘地说,“别人都以为我画
 

的是幻想作品,其实,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你是第一个发现我画的是真实事件的人。”

阿坤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说道:“失眠太可怕了,简直要把我的人生啃出一个大洞来。”

“黑洞,是吞噬一切的黑洞。”KIKI纠正他说,“如果不及时治疗,失眠症会在你的身体里掏出一个黑洞,最终,你会消失。”

阿坤跟着KIKI去找失眠治疗师。一路上,他几次问KIKI,为什么漫画的故事内容,要设置为男生被女朋友抛弃,而那只白色带血的袜子,又是怎么回事?

KIKI嘻嘻一笑,看着他说:“爱情故事啊,这座城市既烂且腐,但是爱情,就是这座城市唯一能开出的腐肉之花啊。”诡异的话让阿坤听得后颈一凛。他没再说话,双眼无意识地看着KIKI空荡荡的裤管。

KIKI顺着他的眼神看了看,再一次嘻嘻笑了:“一年前出的车祸。”

见到被KIKI吹嘘成神人的城市失眠治疗师时,阿坤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

居然是阿土。

“当时看你一脸黑气的样子,我早就猜到你是一个失眠症患者。”阿土的头发已经染成黑色,他穿着白色衬衫和藏青色裤子,非常利索。

阿坤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没回过神来。

“不要这样看着我。”阿土觉得有点尴尬,转过身,一边打开便利店仓库的门,一边说,“我跟着导师在做睡眠深度修补项目,你的情况我听KIKI说了,应该是和她差不多的问题。”

“导师?睡眠修补?你不是在便利店打工的吗?”阿坤睁大眼睛望着便利店仓库,在堆叠着货物的屋子一角,摆着两张单人沙发,以及一张小小的桌子。

“嗯,便利店是我妈开的,人手不够的时候,我就来帮忙。”阿土带着阿坤走到沙发边,很随意地指着沙发说,“你坐吧。”

KIKI坐在屋子另一侧,一张深深陷进去的沙发里,一边嚼口香糖一边注视着他们。

“失眠多久了?”阿土将身子深深埋入掉皮的咖啡色沙发里,轻松地问。

阿坤愣了下,吃力地想了想,说:“琪琪走了有大半年了。她走了以后,我就开始睡不着。”

“琪琪?”阿土挑了挑眉毛,“琪琪是谁?”

“我女朋友啊。”阿坤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你忘记了吗?她最喜欢喝明智酸奶。每次来你们便利店,她都要买好几瓶。”

“哦。”阿土拉长声音点了点头,仔细回忆了下。

后来的话题,基本上就围绕着琪琪失踪后,阿坤所做的努力展开。可是,琪琪为什么要走,她走了以后日子过得好不好,却是阿坤心中最解不开的谜。

“所以说,你是因为纠结这个,然后失眠的,对吧?”阿土找到了症结,轻松了起来,“那么,只要你知道了琪琪离开的原因,和她现在的状况,你就能安心了。”

阿坤点了点头。
 

5。失败

这是一个雨天。不过是下午五点,天已经黑了。阿坤坐在会议室中,心不在焉地听着领导做会议总结,视线却飘向手机。还有半个小时才下班,他微微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琪琪身体如何了。

早上自己出门的时候,琪琪还发着烧,浑身发烫。虽然自己对她说了,不舒服就打电话给他,他立刻请假回家带她去医院,但是……这一整天,手机并没有响过。

也许,是琪琪吃了药,烧退下去了吧。阿坤安慰自己说。

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已经是六点一刻了。阿坤抱着本子冲出会议室,已经没力气去愤怒领导总是拖延下班时间的事情了。现在,他满脑子都是琪琪。

阿坤推开家门,房间里一片安静。

琪琪呢?

阿坤鞋子也没换,直接走入房间中。他微微舒了一口气。

琪琪还在睡觉,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颊上微微闪动。

阿坤摸了摸琪琪的额头,看样子,她是退烧了。他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琢磨着去水果店买点水果。医生说,病人多吃新鲜水果,有利于身体恢复。

可是,等他满心欢喜地拎着琪琪最喜欢吃的草莓回来时,她却不见了。枕头上,放着一张字条:阿坤,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我俩在一起不适合。你不用找我,我准备去另一座城市好好地生活。就这样,再见。落款是琪琪。

阿坤完全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掏出手机,拨打琪琪的电话,接通了,是琪琪的声音。

“嘘,别说话。”琪琪阻止了阿坤,“这一场高烧让我想明白了,我没那么喜欢你。所以,我们分手吧。我的东西,都带走了。我会过得很好,别挂念我。”

“不,不,琪琪,你听我说……”

琪琪并没听他说话。电话挂了,只剩下冰冷单调的“嘟嘟”声。

“不,不,琪琪,不是这样的。琪琪!”阿坤忽然放声大叫。他喘不过气来,周围的空气在拼命挤压着他,他感觉自己就要窒息了。

一大片的猩红忽然出现在眼前,阿坤惊恐地看到,鲜血从手机中汩汩流出。
 

6。车祸

“阿坤,阿坤!你可以醒来了。”有人在自己耳边焦急地喊道。

阿坤氣喘吁吁地睁开眼,吃惊地看到自己正躺在便利店仓库里的沙发上。阿土和KIKI正俯下身子,着急地看着他。

“没事没事,醒来了就好了。”阿土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瘫坐在另一张沙发上,郁闷地看着阿坤说,“奇怪,为什么我植入到你梦境中关于琪琪出走的这段内容,总是无法顺利完成?”

原来,阿土的治疗方式,是在找到失眠者失眠的原因后,由他来植入解决失眠原因的梦境,填补失眠者内心失落。最终,在解决了失眠者的心理原因后,他的失眠自然而然也会解决了。

“可奇怪的是,为什么你的梦境移植总是不能完成,总是会在最后一步,出现莫明其妙的鲜血。”

三天后,在第三次治疗失败后,阿土一脸郁闷地看着阿坤,愁眉苦脸地说:“按照失眠黑洞修补原理,不可能无法移植梦境的啊。看来,我有必要把你的情况向导师汇报下,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好建议。”
 

看着阿土费劲的样子,阿坤内心一片惆怅。他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体上的黑洞,已经快要延伸到胸部了,心中一阵凄然:“阿土,我是不是会因为失眠,而最终消失?”

阿土没说话,只是同情地看着他。

走出仓库门,便利店里灯光明亮,货架上的商品摆放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不经意间,阿坤看到书架上放着新一期的漫画:《失眠者黑洞》。他拿过漫画翻开了看,忽然身子僵硬了。

这一期的漫画,说的是失眠者接受了三次失眠治疗,总是失败。而失眠者身上的黑洞,已经越来越大。

阿坤瞪着漫画最后一页,画面上,失眠者的身子已经被卷入了黑洞,只剩下一只脚。他忽然觉得心底里一阵发凉。

漫画的作者是KIKI。

她为什么会预先知道这一切?她到底是谁?为什么她和琪琪的模样那么像?

阿坤掏出手机,拨打KIKI的电话。可是,漫长的“嘟嘟”声后,电话被切断了。没人应接。阿坤连续拨打了四五次电话,都没人接。

惶恐和不安瞬间淹没了阿坤。这种感觉,就像是发现琪琪离开自己时的那种惊恐。

此刻,正是午夜十二点。阿坤开着车,载着阿土去找KIKI。

汽车里一片寂静。

阿土侧过头,看着阿坤太阳穴两边青筋暴凸。在长期失眠下,他的样子已经憔悴不堪,整个人如同松弛的弹簧,陷入了谷底。他将车开得飞快。

突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漆黑的夜路上,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女子,忽然之间被汽车撞到,随即身子飞起,扑向汽车挡风玻璃上。

阿土浑身的血液冲到脑门上,他扭头看着阿坤,后者脸色惨白,牙齿在拼命打颤,整个人僵硬了。阿土立刻打开车门走了下去。雪白的车灯刺得他眼睛发痛。

过了好一会儿,阿土走到驾驶位置上,弯下腰敲了敲车窗。阿坤打开了车窗,恐惧地看着他。

“一个女孩,浑身是血。我们是逃走,还是报警?”阿土凝视着他,平静地问。
 

7。治愈

办完了出院手续,阿坤拿着自己的东西,推开了医院大门。站在台阶上,他凝望着天空,心里一片茫然。

两个月前,和阿土一起经历的那次“车祸”,治好了他的失眠。

这一切,必须要从一年半前说起。那一晚,他带着琪琪回家,在同样漆黑的路段上,他撞到了一个女孩。

阿坤看到女孩一动不动地躺在小路上,身下是一摊暗红色的鲜血,他吓得浑身发抖,拉着琪琪逃回车里,脑袋一片空白,迷迷糊糊地将车开回家后,躺在床上睡了三天。

到了第四天,他发现琪琪不见了,门口扔着一只白色的沾了血的袜子。这是一只女孩的袜子。

而阿坤还是单身,养了一只叫作琪琪的哈士奇。

所以,这只袜子,一定是琪琪从车祸现场咬回来的。

阿坤盯着袜子,满脑子都是那天的车祸现场。他无法入睡,只要一闭眼,就是女孩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样子。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长时间,他开始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只是模模糊糊地记得,自己有一个叫作琪琪的女朋友,她不辞而别,扔下一只白色的带了血的袜子。这个想法让他变得安心,甚至同情自己。

至于车祸,似乎在脑海中慢慢淡去。

于是,他开始寻找琪琪,寻找扔下自己的女朋友。在模糊的幻想中,他把琪琪的样子,想象成了车祸女孩的样子。

而那个车祸女孩,就是KIKI。

一年半前,KIKI被一辆开得飞快的SUV撞伤,肇事司机逃逸。不过,KIKI还记得那个司机的脸。

失去右腿的KIKI失眠了。她整夜整夜地失眠,心里抑郁得简直要自杀。这时,她遇到了阿土。阿土疏导了她的心理障碍,甚至还建议她,不如把这一切画出来,然后安上一个让自己满意的事件发展情节,填补心中受到创伤的黑洞。

于是,KIKI创作了《失眠者黑洞》这系列的漫画。她甚至将自己遗失的白色袜子都画了进去。只是没想到,居然让阿坤找到了自己。

深夜,当KIKI看到阿坤的头像时,她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颤抖着手通过了阿坤的验证,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然而,在和阿坤的聊天中,KIKI觉得他似乎完全忘记了那天晚上撞自己的事情,只是在抱怨女友的不辞而别,以及失眠。

可怕的失眠,让他痛不欲生。

于是,KIKI试着约阿坤见面。而阿坤居然说她是琪琪,是自己的女朋友。

KIKI将这一切告诉了阿土。于是,阿土建议她,带着阿坤来找自己。如果自己所预料的不错,阿坤是典型的刺激过度后,一种人体自我保护机制,将现实和幻境混为一体。

但是,要让阿坤想起那天晚上的车祸,必须先将他的神经恢复正常。

于是,才有了KIKI介绍阿坤,去找阿土解决失眠的后续。阿土和KIKI设计了一场好戏。首先,从漫画开始。

后来的一切,都是按照KIKI的漫画一步步进行。为的是让阿坤一步步地产生自我怀疑,最后,重现那天晚上的车祸。

只不过,阿坤撞到的是道具,是KIKI早就在路边摆好的。

那一晚的情景再现,阿坤瞬间清醒了。他忽然记起了全部的事情。而当阿土问他,是逃走还是报警时,阿坤忽然流下泪来。他说:“报警。”

他再也不要忍受内心的折磨了。

不过,阿土却带着他去了精神专科医院。眼下,他已经康复出院了。

回到家后,阿坤扔下背包,站在屋子里出神。过了好一会儿,他拉开冰箱,拿出一瓶礦泉水。这时,门敲响了,是快递员。

阿坤好奇地拆开盒子,里面是一本最新出版的漫画:《失眠者黑洞》。他坐在沙发上,直接将漫画书翻到最后一页,上面画着一副明亮的手铐。

阿坤笑了,拧开手中的水,喝了一大口后,换上球鞋,走出了家门。

他得去警局,自首一年半前撞伤KIKI的事情。

故事精选
小故事网,提供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在线阅读,如有文章侵犯作者权利,请联系本站删除







北京市 西城区 崇文区 宣武区 朝阳区 海淀区 丰台区 石景山区 门头沟区 房山区 通州区 顺义区 昌平区 大兴区 平谷县 怀柔县 密云县 延庆县 上海市 黄浦区 卢湾区 徐汇区 长宁区 静安区 普陀区 闸北区 虹口区 杨浦区 宝山区 闵行区 嘉定区 浦东新区 松江区 金山区 青浦区 南汇区 奉贤区 崇明县 天津市 和平区 河东区 河西区 南开区 河北区 红桥区 塘沽区 汉沽区 大港区 东丽区 西青区 北辰区 津南区 武清区 宝坻区 静海县 宁河县 蓟县 重庆市 渝中区 大渡口区 江北区 沙坪坝区 九龙坡区 南岸区 北碚区 万盛区 双桥区 渝北区 巴南区 万州区 涪陵区 黔江区 永川市 合川市 江津市 南川市 长寿县 綦江县 潼南县 荣昌县 璧山县 大足县 铜梁县 梁平县 城口县 垫江县 武隆县 丰都县 奉节县 开县 云阳县 忠县 巫溪县 巫山县 石柱县 秀山县 酉阳县 彭水县 广东省 广州市 深圳市 珠海市 汕头市 韶关市 河源市 梅州市 惠州市 汕尾市 东莞市 中山市 江门市 佛山市 阳江市 湛江市 茂名市 肇庆市 清远市 潮州市 揭阳市 云浮市 福建省 福州市 厦门市 三明市 莆田市 泉州市 漳州市 南平市 龙岩市 宁德市 浙江省 杭州市 宁波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江苏省 南京市 徐州市 连云港市 淮安市 宿迁市 盐城市 扬州市 泰州市 南通市 镇江市 常州市 无锡市 苏州市 山东省 济南市 青岛市 淄博市 枣庄市 东营市 潍坊市 烟台市 威海市 济宁市 泰安市 日照市 莱芜市 德州市 临沂市 聊城市 滨州市 菏泽市 辽宁省 沈阳市 大连市 鞍山市 抚顺市 本溪市 丹东市 锦州市 葫芦岛市 营口市 盘锦市 阜新市 辽阳市 铁岭市 朝阳市 江西省 南昌市 景德镇市 萍乡市 新余市 九江市 鹰潭市 赣州市 吉安市 宜春市 抚州市 上饶市 四川省 成都市 自贡市 攀枝花市 泸州市 德阳市 绵阳市 广元市 遂宁市 内江市 乐山市 南充市 宜宾市 广安市 达州市 巴中市 雅安市 眉山市 资阳市 阿坝州 甘孜州 凉山州 陕西省 西安市 铜川市 宝鸡市 咸阳市 渭南市 延安市 汉中市 榆林市 安康市 商洛地区 湖北省 武汉市 黄石市 襄樊市 十堰市 荆州市 宜昌市 荆门市 鄂州市 孝感市 黄冈市 咸宁市 随州市 仙桃市 天门市 潜江市 神农架 恩施州 河南省 郑州市 开封市 洛阳市 平顶山市 焦作市 鹤壁市 新乡市 安阳市 濮阳市 许昌市 漯河市 三门峡市 南阳市 商丘市 信阳市 周口市 驻马店市 济源市 河北省 石家庄市 唐山市 秦皇岛市 邯郸市 邢台市 保定市 张家口市 承德市 沧州市 廊坊市 衡水市 山西省 太原市 大同市 阳泉市 长治市 晋城市 朔州市 晋中市 忻州市 临汾市 运城市 吕梁地区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市 乌海市 赤峰市 通辽市 鄂尔多斯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阿拉善盟 兴安盟 吉林省 长春市 吉林市 四平市 辽源市 通化市 白山市 松原市 白城市 延边州 黑龙江 哈尔滨市 齐齐哈尔 鹤岗市 双鸭山市 鸡西市 大庆市 伊春市 牡丹江市 佳木斯市 七台河市 黑河市 绥化市 大兴安岭 安徽省 合肥市 芜湖市 蚌埠市 淮南市 马鞍山市 淮北市 铜陵市 安庆市 黄山市 滁州市 阜阳市 宿州市 巢湖市 六安市 亳州市 宣城市 池州市 湖南省 长沙市 株州市 湘潭市 衡阳市 邵阳市 岳阳市 常德市 张家界市 益阳市 郴州市 永州市 怀化市 娄底市 湘西州 广西区 南宁市 柳州市 桂林市 梧州市 北海市 防城港市 钦州市 贵港市 玉林市 南宁地区 柳州地区 贺州地区 百色地区 河池地区 海南省 海口市 三亚市 五指山市 琼海市 儋州市 琼山市 文昌市 万宁市 东方市 澄迈县 定安县 屯昌县 临高县 白沙县 昌江县 乐东县 陵水县 保亭县 琼中县 云南省 昆明市 曲靖市 玉溪市 保山市 昭通市 思茅地区 临沧地区 丽江地区 文山州 红河州 西双版纳 楚雄州 大理州 德宏州 怒江州 迪庆州 贵州省 贵阳市 六盘水市 遵义市 安顺市 铜仁地区 毕节地区 黔西南州 黔东南州 黔南州 西藏区 拉萨市 那曲地区 昌都地区 山南地区 日喀则 阿里地区 林芝地区 甘肃省 兰州市 金昌市 白银市 天水市 嘉峪关市 武威市 定西地区 平凉地区 庆阳地区 陇南地区 张掖地区 酒泉地区 甘南州 临夏州 宁夏区 银川市 石嘴山市 吴忠市 固原市 青海省 西宁市 海东地区 海北州 黄南州 海南州 果洛州 玉树州 海西州 新疆区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石河子市 吐鲁番 哈密地区 和田地区 阿克苏 喀什地区 克孜勒苏 巴音郭楞 昌吉州 博尔塔拉 伊犁州 东城区 香港区 澳门区 台湾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