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 金融 房产 美食 美容 教育 健康 服装 旅游 汽车 更多
小故事大道理
pos机 |  装修 |  信托 |  健康 |  护肤 |  疫情 |  旅游 |  信用卡 |  美食 |  品牌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凶手”的下一步行动

腾搜资讯 时间:2020-03-05 09:50:53

 安德鲁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心理医生。这天下午,他刚上班,一个满身酒气的小个子男人闯进了他的工作室,寻求他的帮助。安德鲁看了男人一眼,先是暗自吃了一惊,但紧接着却是一阵窃喜,因为他跟这男人还颇有些瓜葛呢。
安德鲁很快稳定了情绪,微笑着说:“先生,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吗?”小个子男人皱着眉头说:“医生,这么快就不认得我了?就在昨天……不,是前天,我们在‘如梦天堂’酒吧一起喝过酒,还记得吗?你说如果有解不开的心结,可以来找你。我现在就很苦恼,需要帮助。”
安德鲁假装思索了一会儿,忙说:“抱歉,刚才一下子没认出来。我想起来了,我还留给了你一张名片。对了,你是叫约翰吧,请相信,我可以帮助你。”
听了这话,约翰终于下定了决心,将他的心事一股脑地说了出来。其实,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安德鲁是早就知道了的。
约翰是一个靠救济金生活的酒鬼,但他妻子翠西却生得很美丽,是一家夜总会的陪酒女郎。约翰一直怀疑翠西在外面有个情夫,但他并不太在意,因为他自己也常常跟酒吧里一些不正经的女人鬼混。总的来说,他们夫妻间的关系并不好,但还能够维持。可就在三天前,约翰从酒吧喝完酒回到家里,倒头就睡,等他醒来时却发现翠西被人杀死了。他吓坏了,连忙打电话报了警。
警察到现场一调查,发现现场并没有外人的痕迹,杀死翠西的凶器就丢在她的尸体旁,那是一柄常放在茶几上的水果刀,而水果刀上几乎全是约翰的指纹。约翰一下子成了犯罪嫌疑人,被警察盘问了良久。如果不是他主动报警,又有他堂兄帮着交纳了保证金的话,他现在还得在警察局里待着。
“那么,恕我直言,你真的杀了你的妻子吗?”安德鲁一面盯着约翰问,一面悄悄地按下了他抽屉下的一个按钮。一秒钟后,一丝淡淡的清香便从桌面上一个不起眼的小玻璃罩中散发出来,慢慢弥漫到了整个房间之中。这种清香是一种能让人产生幻觉的迷药。
约翰对安德鲁的这个小动作毫无察觉,他只是注意到安德鲁正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令他情不自禁地想要逃避:“我……我不知道。老实说,我当时喝得很醉,什么事都不记得了……我爱我的妻子,虽然我有时候也会揍她一顿,甚至还威胁说要宰了她,但我发誓,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但正如你所说的,你当时喝醉了,并不能确定自己当时做了些什么,不是吗?”安德鲁目光如炬,冷冷地说。约翰闻言一颤,双手捂着脸,痛苦地说:“我不知道,我也想弄明白这他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我真的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愿意去赎罪。”
安德鲁看着约翰痛苦的模样,脸上神色阴晴不定,顿了顿才说:“好吧,让我来帮助你,帮助你发现事情的真相。现在,请你看着我的眼睛,跟着我的声音一起去打开记忆之门,重温你那天喝完酒后所发生的一切……”
在迷药和安德鲁催眠术的双重作用下,约翰成功地被催眠了,一步一步地跟着安德鲁所描述的情形幻想。在这个过程中,约翰果然“看见”了自己那天深夜喝得醉醺醺地从酒吧出来,步履蹒跚地到了家门口,用钥匙费力地打开了大门,翠西正抱着枕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抱怨约翰回来得太晚,一定又是同别的女人鬼混去了,约翰习惯性地顶了她两句,翠西大骂约翰无能,是窝囊废。约翰大怒,借着酒劲就对翠西动了拳脚,翠西也不示弱,同他扭打在了一块儿。纠缠中,约翰抓起了茶几上的水果刀向翠西捅去……
约翰猛然醒了过来,脸色苍白。安德鲁本来还打算费一番口舌劝约翰去自首,但约翰没有给他机会,跌跌撞撞地跑了。
安德鲁看着约翰惊慌失措的样子,心中高兴极了。他心中有一个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秘密:其实他就是翠西的那个情夫,也是杀死翠西的真正凶手!
安德鲁和翠西是在两年前的一次宴会上认识的。那晚,翠西穿一袭鲜红的低胸晚礼服,既性感又热情洋溢,着实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眼球。安德鲁和一位要好的朋友打赌,说看谁先征服这只花蝴蝶。结果,安德鲁凭着英俊的外貌和过人的手腕轻松胜出,只用了一个星期就将翠西给弄上了床。像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偷情的男女一样,安德鲁和翠西在最初的半年爱得死去活来,但随着新鲜感渐渐过去,安德鲁开始千方百计地想甩了翠西,但他很了解翠西性格中倔强的一面,她绝对不会轻易放手的。
安德鲁不能容忍这种威胁,所以费尽心思地布了一个局,不但成功地干掉了翠西,还让翠西的丈夫约翰当了他的替罪羊,成了警察们首要怀疑的对象。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做点什么,让这个案件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为此,他故意上“如梦天堂”酒吧认识了约翰,巧舌如簧地向约翰推销自己。约翰在痛苦和彷徨中果然中计,送上门来请安德鲁给他做所谓的心理治疗。安德鲁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是稍稍使了一点小伎俩,就让约翰相信确实是自己杀死翠西。如此一来,摆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了,要么主动上警察局投案自首,要么畏罪潜逃。无论约翰选择哪一条路,安德鲁从此也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一切都很完美,不是吗?”安德鲁快乐无比地想着。整个下午,他都沉浸在一种愉快的气氛当中。
下班的路上,安德鲁一面开车回郊区的住所,一面还快活地吹着口哨。老实说,他有好几年都没这么快活了。忽然,他发现前面转弯处有一辆破旧的黑色本田车挡住了他的去路。于是他减速行到跟前,摇下车窗探头向外喊:“喂,伙计,请让一让好吗?”但是,回答他的却是两声沉闷的枪响。
枪手的枪法挺准,两发子弹一发射中了安德鲁的额头,一发射中了安德鲁的左脸颊,安德鲁当即毙命。然后,这辆黑色的轿车开足马力飞驰而去,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安德鲁死了,但他至死都不知道那辆黑色轿车中的枪手其实就是约翰。约翰杀死安德鲁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下午在安德鲁的“帮助”下终于认识到自己就是杀人凶手,他不想畏罪潜逃,从此过上亡命天涯的日子,他更害怕坐牢,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掉安德鲁这个唯一的知情者。约翰发誓,他今后决计不会再去看什么见鬼的心理医生了。


故事精选
小故事网,提供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在线阅读,如有文章侵犯作者权利,请联系本站删除







北京市 西城区 崇文区 宣武区 朝阳区 海淀区 丰台区 石景山区 门头沟区 房山区 通州区 顺义区 昌平区 大兴区 平谷县 怀柔县 密云县 延庆县 上海市 黄浦区 卢湾区 徐汇区 长宁区 静安区 普陀区 闸北区 虹口区 杨浦区 宝山区 闵行区 嘉定区 浦东新区 松江区 金山区 青浦区 南汇区 奉贤区 崇明县 天津市 和平区 河东区 河西区 南开区 河北区 红桥区 塘沽区 汉沽区 大港区 东丽区 西青区 北辰区 津南区 武清区 宝坻区 静海县 宁河县 蓟县 重庆市 渝中区 大渡口区 江北区 沙坪坝区 九龙坡区 南岸区 北碚区 万盛区 双桥区 渝北区 巴南区 万州区 涪陵区 黔江区 永川市 合川市 江津市 南川市 长寿县 綦江县 潼南县 荣昌县 璧山县 大足县 铜梁县 梁平县 城口县 垫江县 武隆县 丰都县 奉节县 开县 云阳县 忠县 巫溪县 巫山县 石柱县 秀山县 酉阳县 彭水县 广东省 广州市 深圳市 珠海市 汕头市 韶关市 河源市 梅州市 惠州市 汕尾市 东莞市 中山市 江门市 佛山市 阳江市 湛江市 茂名市 肇庆市 清远市 潮州市 揭阳市 云浮市 福建省 福州市 厦门市 三明市 莆田市 泉州市 漳州市 南平市 龙岩市 宁德市 浙江省 杭州市 宁波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江苏省 南京市 徐州市 连云港市 淮安市 宿迁市 盐城市 扬州市 泰州市 南通市 镇江市 常州市 无锡市 苏州市 山东省 济南市 青岛市 淄博市 枣庄市 东营市 潍坊市 烟台市 威海市 济宁市 泰安市 日照市 莱芜市 德州市 临沂市 聊城市 滨州市 菏泽市 辽宁省 沈阳市 大连市 鞍山市 抚顺市 本溪市 丹东市 锦州市 葫芦岛市 营口市 盘锦市 阜新市 辽阳市 铁岭市 朝阳市 江西省 南昌市 景德镇市 萍乡市 新余市 九江市 鹰潭市 赣州市 吉安市 宜春市 抚州市 上饶市 四川省 成都市 自贡市 攀枝花市 泸州市 德阳市 绵阳市 广元市 遂宁市 内江市 乐山市 南充市 宜宾市 广安市 达州市 巴中市 雅安市 眉山市 资阳市 阿坝州 甘孜州 凉山州 陕西省 西安市 铜川市 宝鸡市 咸阳市 渭南市 延安市 汉中市 榆林市 安康市 商洛地区 湖北省 武汉市 黄石市 襄樊市 十堰市 荆州市 宜昌市 荆门市 鄂州市 孝感市 黄冈市 咸宁市 随州市 仙桃市 天门市 潜江市 神农架 恩施州 河南省 郑州市 开封市 洛阳市 平顶山市 焦作市 鹤壁市 新乡市 安阳市 濮阳市 许昌市 漯河市 三门峡市 南阳市 商丘市 信阳市 周口市 驻马店市 济源市 河北省 石家庄市 唐山市 秦皇岛市 邯郸市 邢台市 保定市 张家口市 承德市 沧州市 廊坊市 衡水市 山西省 太原市 大同市 阳泉市 长治市 晋城市 朔州市 晋中市 忻州市 临汾市 运城市 吕梁地区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市 乌海市 赤峰市 通辽市 鄂尔多斯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阿拉善盟 兴安盟 吉林省 长春市 吉林市 四平市 辽源市 通化市 白山市 松原市 白城市 延边州 黑龙江 哈尔滨市 齐齐哈尔 鹤岗市 双鸭山市 鸡西市 大庆市 伊春市 牡丹江市 佳木斯市 七台河市 黑河市 绥化市 大兴安岭 安徽省 合肥市 芜湖市 蚌埠市 淮南市 马鞍山市 淮北市 铜陵市 安庆市 黄山市 滁州市 阜阳市 宿州市 巢湖市 六安市 亳州市 宣城市 池州市 湖南省 长沙市 株州市 湘潭市 衡阳市 邵阳市 岳阳市 常德市 张家界市 益阳市 郴州市 永州市 怀化市 娄底市 湘西州 广西区 南宁市 柳州市 桂林市 梧州市 北海市 防城港市 钦州市 贵港市 玉林市 南宁地区 柳州地区 贺州地区 百色地区 河池地区 海南省 海口市 三亚市 五指山市 琼海市 儋州市 琼山市 文昌市 万宁市 东方市 澄迈县 定安县 屯昌县 临高县 白沙县 昌江县 乐东县 陵水县 保亭县 琼中县 云南省 昆明市 曲靖市 玉溪市 保山市 昭通市 思茅地区 临沧地区 丽江地区 文山州 红河州 西双版纳 楚雄州 大理州 德宏州 怒江州 迪庆州 贵州省 贵阳市 六盘水市 遵义市 安顺市 铜仁地区 毕节地区 黔西南州 黔东南州 黔南州 西藏区 拉萨市 那曲地区 昌都地区 山南地区 日喀则 阿里地区 林芝地区 甘肃省 兰州市 金昌市 白银市 天水市 嘉峪关市 武威市 定西地区 平凉地区 庆阳地区 陇南地区 张掖地区 酒泉地区 甘南州 临夏州 宁夏区 银川市 石嘴山市 吴忠市 固原市 青海省 西宁市 海东地区 海北州 黄南州 海南州 果洛州 玉树州 海西州 新疆区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石河子市 吐鲁番 哈密地区 和田地区 阿克苏 喀什地区 克孜勒苏 巴音郭楞 昌吉州 博尔塔拉 伊犁州 东城区 香港区 澳门区 台湾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