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 金融 房产 美食 美容 教育 健康 服装 旅游 汽车 更多
小故事大道理
pos机 |  装修 |  健康 |  信托 |  信用卡 |  护肤 |  旅游 |  疫情 |  品牌 |  小学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死神河里的捞尸人

腾搜资讯 时间:2020-03-05 09:52:26

 阿坤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如果还不能找到工作,那么下个月的饭钱和房租就都没着落了。
今天,他又去了几家招聘单位,都没有通过。在这种极度失落的状态下,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走了多久,直到一阵哭声把他从恍惚状态又拉回到了现实。他发觉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公园里面,哭声是从不远的河边传来的。他循着哭声传来的方向走去,发现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妇女正坐在河边啼哭。
经过询问才知道,这个少妇六岁的孩子昨天在河边玩耍,不小心掉到河里,尸体还没有找到。位于市区内的这条河经常有失足的顽童,醉酒的男子以及自杀的大学生溺死在这里,这条河的水流又深又急而且水质浑浊,所以多数连尸体都找不回来,因此附近的人都把这条河叫死神河。
看着眼前这个少妇悲痛欲绝的样子,阿坤实在不忍心就这么离开,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大姐,要不我下河去帮你把孩子的尸体捞出来吧。”
“谢谢你的好心,昨天消防队员忙了一下午都没有找到我孩子的尸体。”说完,少妇又痛哭起来。
“大姐,我从小就在海边长大,水性很好,你告诉我你孩子掉下去的位置,我说不定能帮你把他的尸体捞上来。”阿坤从小生长在海边,水性在方圆几十个村子都是有名的。
少妇听他这么说,停止了哭泣,冲着不远处的河边指了指。阿坤确认好了位置,只穿着一条短裤跳进河里。
河水比想象的还要混浊,能见度在半米之外就几乎为零了,阿坤只好憋着气,一点点在河底摸索,湍急的水流几次都要把他冲走。根据水流的急缓程度,以及落水的时间,阿坤很快推算出一个大致的范围。在几次换气后,他的手终于碰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他奋力把它拉出了水面,果然是个男孩的尸体。
少妇看到孩子的尸体,紧紧抱在胸前嚎啕大哭。等她恢复平静想要感谢阿坤时,对方早已经穿好衣服离开了。
第二天阿坤睡到快中午了才起床,他想要出门再去几家招聘单位碰碰运气,这时门铃突然响了。他打开门,门外站着一对陌生的中年夫妇。
“请问你是叫阿坤吗?”
“是啊,怎么了?”阿坤有些意外。
“昨天是你帮一位年轻的妇女把她淹死的孩子捞上来的吧?”对方接着问道。
原来是这件事啊,看样子对方和那个少妇是亲戚,阿坤连忙说:“那是件小事,没什么。”
这时那个中年男人突然一把抓住了阿坤的手说:“大兄弟,麻烦你也帮帮我们两口子吧。”
原来这对中年夫妇二十岁的儿子,一星期前喝醉了酒,不小心掉到河里淹死了,尸体也是一直没有找到,昨天听说有个年轻人帮助一个少妇把她淹死孩子的尸体捞了上来,他们连忙四处打听,最后终于打听到了阿坤的住址,前来找他帮忙。阿坤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后,感到有些为难,说实话,自己昨天的行为有些冲动,那条河确实太危险了。
见到阿坤面露难色,那个中年男子从口袋掏出一沓钱,开口说:“我们也知道那条河危险,我们不会白让你辛苦的。”说着就把钱往阿坤的口袋里塞。
“别!别!我不是这个意思。”阿坤一边推让,一边说。
“大兄弟,你就帮帮我们吧。”这时,那个中年妇女跪了下来,阿坤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对方。
因为死者已经淹死差不多一星期了,所以打捞的范围就大大增加了,阿坤找找歇歇,花了差不多三小时,终于把中年夫妇淹死儿子的尸体捞上来了。那对夫妇千恩万谢后,带着儿子的尸体走了,阿坤则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中。
那个中年男人硬塞进来的钱,他数了数,正好一千。尽管他并不想要这钱,但这一千块钱对他来说太重要了,房租,饭钱,这下都有着落了。
之后的一个月里,差不多每隔几天就有人来找阿坤帮忙打捞尸体,而每次也都收到死者家属塞过来的劳务费。阿坤一开始还觉得不好意思,慢慢他也逐渐习惯了,自己也是付出了劳动,收取一点报酬也不过分。就这样,阿坤成了职业捞尸人。有一些人还把他的事迹发到了网上,阿坤一下子成了名人。
这一天,阿坤早早起了床,照例坐在家中等着生意上门。果然,没多久,门铃就响了起来。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太太,他不禁皱了皱眉。
“请问您是那个‘捞尸人’阿坤吗?”老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阿坤微微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老人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那能不能麻烦您帮我把我那孙女的尸体捞出来啊。”说到这里,老人眼泪流了下来。
“可以。”阿坤再次打量了一下老人破旧的衣着,然后继续说道,“不过……”
“哦,我明白,我不会白辛苦您的。”老人明白阿坤的意思,颤抖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纸包,小心地一层层打开,里面是一沓旧旧的钞票,面值都是5元和10元。
阿坤目测了一下那沓钞票,最多有100元,他不禁再次皱起眉头。
老人察觉到了阿坤的表情,不好意思地说:“小伙子,我知道这点钱是少了点,不过我们家条件不好,您就帮帮忙吧。”
一百块,实在是太少了,每次去捞尸体,外人看起来很轻松,其实只有自己知道每次都是在玩命,为了区区一百块去玩命太不值了,而且现在已经是深秋了,河水冷得厉害,想到这里,阿坤于是回答道:“婆婆,不是我不帮忙,我就是靠这个吃饭的,你这个钱确实太少了。

“这我知道,不过孩子她父母死得早,家里只有我们祖孙二人相依为命,就靠我那点低保维持生活,眼看孩子就要大学毕业工作了,结果那个傻孩子因为男朋友和她分手,一时想不开去寻了短见……”说到这里,老人几乎泣不成声了,反复抽咽后,才断断续续地继续说,“所以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我这个孤老婆子吧。”
看到老人悲痛欲绝的样子,阿坤的心微微动摇了下,但是很快又平静下来:“对不起,这个是规矩。如果以后大家都这样,我就没法生活了。”面对老人的反复哀求,阿坤硬下心肠狠心拒绝了,然后关上房门,任老人在外面跪地号啕大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的老人终于明白阿坤是铁下心来不会帮忙了,于是冲着大门怨恨地说道:“都说你是个热心乐于助人的青年,结果却是个掉进了钱眼儿里的势利小人,你靠捞尸体发死人财,早晚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阿坤躺在床上,回想起最开始的时候,自己确实是出于同情心帮助那个少妇去捞尸体,时隔几个月,自己怎么成了这样?不过很快,在他内心深处的一个声音开始劝慰他:你是在发死人财不假,但那都是自己卖命换来的。
阿坤所在的城市位于北方,到了冬天河水就会结冰,他的生意就到了淡季,阿坤忙碌了一年,正好利用这个冬天休息下。转眼间又到了新的一年,春暖花开,冰封的河水终于解冻了。阿坤看着窗外正在发芽的树枝,心想这一年一定要多淹死点人才好啊。
就在天气刚刚转暖的一个清晨,沉寂了一个冬天的门铃终于响了,阿坤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留着大胡子的中年男子,一脸忧伤。通过询问得知,大胡子十岁的儿子半个月前在河上玩冰车时不小心掉到了冰窟窿里,因为那时天气还冷,根本没法打捞尸体。现在,好不容易等到河面的冰解冻,他这才来找阿坤帮忙。
阿坤看了看外面,开口说:“大哥,不是我不帮忙,但是现在河水刚刚解冻,我这时去帮你估计只能给‘死神河’添条命啊。”阿坤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对这桩生意还是有把握的,因为职业需要,他曾经反复练习过冬泳。之前一年的工作经验,让他充分掌握了死者家属的心理,他这么说就是为了制造难度,抬高价格。
果然,大胡子开口了:“大兄弟,你就帮我这个忙吧,我不会亏待你的。”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厚厚的一沓子钱,阿坤目测了下,大概有一万左右,他在心里偷偷笑了笑。
等到他和大胡子来到死神河时,太阳才刚刚升起。他询问好孩子掉下的位置和时间,就脱下衣服跳进水中。
阿坤憋着气在里面摸索了几个来回,别说是尸体,就连一只烂鞋都没有找到,他泄气地浮出水面透了几口气,然后又潜入水底。几次无果后,他游回岸上,向大胡子询问是否记错了地点。
大胡子说:“是这里,这个地方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他说到这,叹了口气,拿出一瓶白酒,“水里冷吧?喝口酒暖暖身子吧。”这句话正中阿坤下怀,他接过酒瓶喝了几大口,然后又做了做热身,再次跳到河中。
阿坤又在河底游了几个来回,还是一无所获,正想要浮上去换气,就觉得手脚一阵发麻,他暗叫不好,连忙扑腾着向河面上游去,但是手脚怎么也不听使唤,紧接着视线渐渐模糊,最后终于全身都动弹不得。
“你靠捞尸体发死人财,早晚有一天会遭报应的!”在失去意识前,老人的这句咒骂一直在他耳边回荡。
《捞尸人命丧死神河》,第二天,消息一下子遍布这个城市大大小小报纸的头条。
阿坤死了,尸体一直没有找到。很长一段时间,大街小巷人们嘴中谈论的都是这件事,有人说他“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也有人说他靠捞尸体发死人财,早晚有此报应。
阿坤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他从老家赶来的亲属花大价钱悬赏找人打捞他的尸体,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接这桩生意。靠捞尸体吃饭的捞尸人都淹死在死神河里,谁还敢再下河啊。这个悬赏就这样一涨再涨,最后涨到了十万。终于有人站出来肯接这个生意了。
到底他能不能找到阿坤的尸体。
光头也和当初阿坤一样,确认好地点,然后计算水的流速以及阿坤溺死的时间,推测出大致的范围,然后跳入水中。时间一分分过去了,岸上的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结果。光头果然不负众望,在几次潜入河底后,终于捞出了阿坤的尸体。捞出了淹死的捞尸人的尸体,想必水性要比捞尸人还好上许多。这下子,光头一下子名声大振。
人们总是健忘,尽管这条河曾经夺取了许多人的性命,但是依旧每个月都有玩耍的儿童,酒醉的成人溺死其中,于是死者家属纷纷来找光头帮忙,他是个爽快人,有求必应。就这样,光头成为新一任捞尸人。而且因为有前任淹死在河里这个插曲,所以捞尸的劳务费也因此比以前翻了几番。
转眼间又到了冬天,捞尸人的工作也告一段落。光头坐在家中的摇椅上,一边就着花生米喝酒一边听着评书,享受着假期的时光。
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一个柜子上,摆着两张照片,其中一张已经泛黄了,是他和一位中年妇人的合影,那位妇人有些面熟,很像当初找过阿坤让他帮忙打捞自己孙女尸体的那个老人,她是光头的一个远房表姨。另外一张照片是他一年前拍的一张单人照,那时他并没有剃光头,而且还蓄着遮住了半张脸的大胡子。
柜子里面的角落里放着一瓶白酒,就是当初阿坤喝过的那瓶,里面装的是什么,只有光头自己知道。

故事精选
小故事网,提供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在线阅读,如有文章侵犯作者权利,请联系本站删除







北京市 西城区 崇文区 宣武区 朝阳区 海淀区 丰台区 石景山区 门头沟区 房山区 通州区 顺义区 昌平区 大兴区 平谷县 怀柔县 密云县 延庆县 上海市 黄浦区 卢湾区 徐汇区 长宁区 静安区 普陀区 闸北区 虹口区 杨浦区 宝山区 闵行区 嘉定区 浦东新区 松江区 金山区 青浦区 南汇区 奉贤区 崇明县 天津市 和平区 河东区 河西区 南开区 河北区 红桥区 塘沽区 汉沽区 大港区 东丽区 西青区 北辰区 津南区 武清区 宝坻区 静海县 宁河县 蓟县 重庆市 渝中区 大渡口区 江北区 沙坪坝区 九龙坡区 南岸区 北碚区 万盛区 双桥区 渝北区 巴南区 万州区 涪陵区 黔江区 永川市 合川市 江津市 南川市 长寿县 綦江县 潼南县 荣昌县 璧山县 大足县 铜梁县 梁平县 城口县 垫江县 武隆县 丰都县 奉节县 开县 云阳县 忠县 巫溪县 巫山县 石柱县 秀山县 酉阳县 彭水县 广东省 广州市 深圳市 珠海市 汕头市 韶关市 河源市 梅州市 惠州市 汕尾市 东莞市 中山市 江门市 佛山市 阳江市 湛江市 茂名市 肇庆市 清远市 潮州市 揭阳市 云浮市 福建省 福州市 厦门市 三明市 莆田市 泉州市 漳州市 南平市 龙岩市 宁德市 浙江省 杭州市 宁波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江苏省 南京市 徐州市 连云港市 淮安市 宿迁市 盐城市 扬州市 泰州市 南通市 镇江市 常州市 无锡市 苏州市 山东省 济南市 青岛市 淄博市 枣庄市 东营市 潍坊市 烟台市 威海市 济宁市 泰安市 日照市 莱芜市 德州市 临沂市 聊城市 滨州市 菏泽市 辽宁省 沈阳市 大连市 鞍山市 抚顺市 本溪市 丹东市 锦州市 葫芦岛市 营口市 盘锦市 阜新市 辽阳市 铁岭市 朝阳市 江西省 南昌市 景德镇市 萍乡市 新余市 九江市 鹰潭市 赣州市 吉安市 宜春市 抚州市 上饶市 四川省 成都市 自贡市 攀枝花市 泸州市 德阳市 绵阳市 广元市 遂宁市 内江市 乐山市 南充市 宜宾市 广安市 达州市 巴中市 雅安市 眉山市 资阳市 阿坝州 甘孜州 凉山州 陕西省 西安市 铜川市 宝鸡市 咸阳市 渭南市 延安市 汉中市 榆林市 安康市 商洛地区 湖北省 武汉市 黄石市 襄樊市 十堰市 荆州市 宜昌市 荆门市 鄂州市 孝感市 黄冈市 咸宁市 随州市 仙桃市 天门市 潜江市 神农架 恩施州 河南省 郑州市 开封市 洛阳市 平顶山市 焦作市 鹤壁市 新乡市 安阳市 濮阳市 许昌市 漯河市 三门峡市 南阳市 商丘市 信阳市 周口市 驻马店市 济源市 河北省 石家庄市 唐山市 秦皇岛市 邯郸市 邢台市 保定市 张家口市 承德市 沧州市 廊坊市 衡水市 山西省 太原市 大同市 阳泉市 长治市 晋城市 朔州市 晋中市 忻州市 临汾市 运城市 吕梁地区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市 乌海市 赤峰市 通辽市 鄂尔多斯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阿拉善盟 兴安盟 吉林省 长春市 吉林市 四平市 辽源市 通化市 白山市 松原市 白城市 延边州 黑龙江 哈尔滨市 齐齐哈尔 鹤岗市 双鸭山市 鸡西市 大庆市 伊春市 牡丹江市 佳木斯市 七台河市 黑河市 绥化市 大兴安岭 安徽省 合肥市 芜湖市 蚌埠市 淮南市 马鞍山市 淮北市 铜陵市 安庆市 黄山市 滁州市 阜阳市 宿州市 巢湖市 六安市 亳州市 宣城市 池州市 湖南省 长沙市 株州市 湘潭市 衡阳市 邵阳市 岳阳市 常德市 张家界市 益阳市 郴州市 永州市 怀化市 娄底市 湘西州 广西区 南宁市 柳州市 桂林市 梧州市 北海市 防城港市 钦州市 贵港市 玉林市 南宁地区 柳州地区 贺州地区 百色地区 河池地区 海南省 海口市 三亚市 五指山市 琼海市 儋州市 琼山市 文昌市 万宁市 东方市 澄迈县 定安县 屯昌县 临高县 白沙县 昌江县 乐东县 陵水县 保亭县 琼中县 云南省 昆明市 曲靖市 玉溪市 保山市 昭通市 思茅地区 临沧地区 丽江地区 文山州 红河州 西双版纳 楚雄州 大理州 德宏州 怒江州 迪庆州 贵州省 贵阳市 六盘水市 遵义市 安顺市 铜仁地区 毕节地区 黔西南州 黔东南州 黔南州 西藏区 拉萨市 那曲地区 昌都地区 山南地区 日喀则 阿里地区 林芝地区 甘肃省 兰州市 金昌市 白银市 天水市 嘉峪关市 武威市 定西地区 平凉地区 庆阳地区 陇南地区 张掖地区 酒泉地区 甘南州 临夏州 宁夏区 银川市 石嘴山市 吴忠市 固原市 青海省 西宁市 海东地区 海北州 黄南州 海南州 果洛州 玉树州 海西州 新疆区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石河子市 吐鲁番 哈密地区 和田地区 阿克苏 喀什地区 克孜勒苏 巴音郭楞 昌吉州 博尔塔拉 伊犁州 东城区 香港区 澳门区 台湾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