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 金融 房产 美食 美容 教育 健康 服装 旅游 汽车 更多
小故事大道理
pos机 |  装修 |  信托 |  健康 |  护肤 |  疫情 |  旅游 |  信用卡 |  美食 |  品牌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煎饼摊杀人

腾搜资讯 时间:2020-02-20 11:36:20

 

一个男人飘乎乎地走上天桥,身子左摇右晃,人群纷纷避让,他仰着脸似乎在享受射进眼睛的阳光,走到天桥另一端时,他突然向右转,离边缘还有几公分,脸上的神色像是要跃身进一片白云……

立交桥下,依旧是车水马龙。

古李冲进建业门公安局时刚赶得上打卡,他一面咬着煎饼,一面走进科室。花意达站在科室中央,双手抱在胸前,目光斜视着挂在天花板一角的电视屏幕。古李叫了声:“意达姐,早!”意达伸出手示意他别吵,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屏幕。

她理了个比板寸略长的头发,一条肥硕的牛仔裤塞在旅游鞋里,一副女汉子的造型。

古李和花意达是刑事组的搭档,同事们称这是绝不会有绯闻的一对——他们并肩在案发现场出没时,从背影都分不出彼此。

古李咽下最后一口煎饼,把嘴里芫荽的气味喷在意达脸上,花意达嘴里嘟囔了一句:“这是谋杀!”

古李的视线转到屏幕上,他看到一个男人像个口袋一样从立交桥上栽了下来。意达把录像回放了一遍,那人倒了回去,再次走到桥的栏杆边,然后越过栏杆坠下,古李说:“你确定,这个不是自杀?”意达点着屏幕,说:“你瞅他走路的样子,在靠近栏杆之前……”

古李又看了一遍,说:“我没看到嫌犯。”花意达摇摇头说:“他太从容了,自杀的人在最后一刻总会有点犹豫。”她又倒放了一次录像,男人再次撞在护栏上,古李注意到一个细节,男人的身体向护栏下倾斜时,舞动双手想要维持住平衡,可惯性还是让他栽了下去。

古李皱眉说:“他不想死。”

意达说:“每天这个时候,他都会走过天桥去上班。而这次他像是瞎了,在错误的位置拐弯,意外发生前根本没注意到已经走到了护栏边。”

古李笑着说:“间歇性精神障碍?”花意达瞟了他一眼说:“人家是家庭和睦的中产阶级,日子很宽裕,没有应激性的精神刺激。”

古李又说:“药物滥用。”
 

意达两条细黑的眉毛舒展开来,嘴角露出笑容,撒娇似的说:“跟我一块去尸检嘛!”古李感到手里被她塞了一沓东西,他挣脱了手,那是些十元的零票,他有些无奈地说:“还是老样子吗?”

意达夹起档案向停尸房走去,丢了一句:“一杯黑咖啡,其余的钱你自己买杯别的。”

古李买咖啡时跟店里的小妹开了个玩笑,小妹送了他一块香葱面包。他回到局里,发现意达还没有回办公室。他只好端着咖啡走进尸检房。推开门,一股子福尔马林的味道钻进鼻子,死者的尸体已被裹进藏尸袋。意达坐在灯下,带着护目镜,填着验尸单。

她自顾自地说道:“死因确实是高空坠落,颅骨破裂,颈椎骨折,血检里发现大麻素。”

古李说:“瘾君子?”

意达接过咖啡喝了一口说:“早餐的剩余物鉴定出有大麻的成分,分量足够让一个成年人意识混乱。”古李问:“如何摄入的?”意达嗤笑了一声说:“跟你一样,街边买的早餐,煎饼。”

两人离开停尸房,新的监控录像被调来了,镜头中死者出现在商业区平事街,手里的煎饼裹着印有“来大福”的纸袋。联防已经看住了店面,不准营业。上级通知古李跟花意达出警。

在开车去现场的路上,意达问:“古警,这家煎饼店跟死者没有半毛钱关系,你觉得下毒的动机是什么?”古李漫不经心地说:“餐饮中添加毒品使消费者上瘾以获取暴利。”意达“切”了一声说:“大麻不是罂粟壳,它有致幻性,却未必会让人愉悦。”古李灵机一动:“会不会是随机杀人?”意达眼前一亮:“怎么说?”古李说:“假设嫌犯和受害者无冤无仇,他只是在做煎饼时看着街,街上人来人往,他随机挑选目标。”意达问:“为什么?”
 

“相似体犯罪,仇恨某一类型的人,嫌疑人曾有个凶恶的老爸或暴力的老公,成长过程中有严重的心理阴影,她是……”

意达突然打断了他对罪犯的侧写:“是芫荽!”古李一愣,听她连珠炮般地继续,“大麻一般卷在烟里吸食,绿色的茎叶剁碎了以后,你能分清它跟芫荽吗?如果他们一边卷大麻烟,一边卷煎饼……”她忽然问了一句,“你带枪了吗?”

古李耸耸肩说:“我以为就是个食品安全方面的案子……”意达呸了一句:“猪一样的队友!”

车子停在商业区门口,时间已经是下午,来大福煎饼店前已经有几名联防。店面并没有关闭,店主正在接受询问。那是个中年女人,穿着脏兮兮的围裙,视线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手。意达接过辅警手里的询问记录,问道:“你是店主?”女人依然低着头,说:“是。”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其他人呢?”

“不知道,今天就我一个人值班。”

古李走了几步,观察着这家店:一个迎街的食品档,煎饼锅的炉子已经熄了,煎锅旁边放着各种佐料和配食……原本放着葱花、芫荽这些绿叶佐料的格子空着,它们全被拿走化验了。在店面门楣上,有一排放大后的雇员照片。

古李突然转身冲女店主大吼道:“你叫什么名字?”女人慌乱起来,说:“我,刚说过了……”

“那再说一遍!你是店主,你们店有几名雇员,每天营业额是多少,为什么员工照片上没有你?”
 

一阵震耳欲聋的马达声响起,一辆车正在店面的背后启动,它轰鸣一声已经越至店前——那是一辆四驱的越野牧马人,它毫不留情地撞开了几辆停在路口的车,然后再次加速,试图从街口逃窜。

花意达拽了一把古李:“跑起来,快追!”两个人分左右冲进警车里,古李一踩油门,车子猛蹿出去咬住了牧马人,两辆车互相争抢地撵到了街上。

行驶一会儿后,两车拉开了距离,意达接到了片警的电话:“古警,花警,在铺子里面搜出了几袋东西,大麻,冰毒,还有别的。”花意达回了句:“我们在市主干线向西行驶约一公里处,叫市局增援吧。”这时,牧马人开得更猛,四轮驱动带起一股尘烟,一辆东风大卡突然变道插了进来,集装箱严严实实地挡住了警车的视野。花意达破口大骂,古李一言不发。

他猛扭方向盘,警车撞向了逆行线,迎着几辆私家车冲了过去,司机们手忙脚乱笛声大作,警车已经从它们之间插了过去,突然古李又把车拐回了正道,别在卡车的前面,大卡愤怒地鸣笛,一个急刹车,几乎是倾倒似的退了下去。

警车又撵上了牧马人,这次咬得很死,古李一口气透出来,说:“他们一边卖煎饼一边制毒?”花意达说:“没错,可能昨天他们做了笔大的,匆忙之间居然把大麻叶子混进了芫荽里。”古李望着前挡风玻璃,深吸了一口气:“看来他们不止制毒,还武装制毒。”

牧马人的后车厢开了,一个大个子探头出来,被大麻烟熏得焦黄的手指握着一支枪,对着警车瞄准。古李咬牙一提油门,警车轰然撞在牧马人的保险杠上,大个子身子一晃,牧马人也加速,两车的距离又拉大了。

花意达点上一根烟,把枪甩在置物箱上,从古李臂弯里钻了进来,抢过方向盘说:“你滚开!我来开。”古李把屁股挪到副驾,操起手枪,“咯噔“一声开了保险。

花意达把车驾驭得恍若活物,咬住牧马人不放,两辆车闯了三个红灯,把主干道车流搅得一片混乱,警车再次接近牧马人,古李举起枪,试了一下距离。

后车厢的大个子又猫了出来,再次把枪瞄准警车。花意达呼吸急促起来,问道:“你有多少把握?”古李低下枪,说:“他换弹至少二点五秒,我们得挨一下!”花意达一气把嘴上咬着的烟吸掉半截,然后大叫一声:“趴下!”

大个子手里的枪射出火舌,两发霰弹结结实实地打在警车前挡风玻璃上,挡风板立刻龟裂成蛛网,意达把头压在方向盘下大喊:“捅了他!”古李抽出椅枕把玻璃敲个粉碎,然后他弓着身子,双手托枪,一个点射,接着又一个。
 

第一枪打中了大个子的肩膀,第二枪打碎了他的额骨,大个子的身子像是抽着皮筋,从车上滚到公路上,又弹了一下,滚下护栏。

牧马人像被这一枪打瞎了,车身跟逆道的一辆丰田碰擦了一下,歪歪斜斜地靠边停下。

花意达咬着三分之一截烟跳下车,冲到牧马人前门旁边吼道:“滚下来,趴地上!”一个瘦白黄毛男拱着身从车里钻了出来,嘴里说着:“别开枪,别开枪!”他左手抬着,右手却插在内兜里,在弯腰趴下去时,突然从衣襟挺出一支黑洞洞的枪口。花意达“呸“了一声,那一小截烟正砸在黄毛的左眼上,黄毛一哆嗦,被烫得龇牙咧嘴。这时她飞起一脚,高抬腿几乎是个一字马,旅游鞋底正贴在黄毛的下巴上,黄毛扯着喉咙哀号了一声,瘦瘦的身子折进了车里。

意达又踢飞了枪,把黄毛铐在方向盘上,回头对古李笑道:“这案子结了!”古李迎面冲了过来,抱住她的腰,强行将她从牧马人旁边拖开,两人同时扑倒在路边。意达面红耳赤地说道:“你,你干什么?”巨大的刹车声浪席卷过来,掩盖掉了一切……

那辆13米的东风大卡突然失速了,接着前轮爆开,更刺耳的摩擦声响了一阵,整辆车横了过来,集装箱失去了平衡,挣扎地脱钩了,“轰隆”一声,120吨的伤害压在牧马人上。古李按着花意达还是没动,在一切平息后,他说:“这案子结得很彻底。”

第二天,市主干道的这场追逐戏就上了报,各大媒体万炮齐轰,对市局的野蛮执法骂声一片。局里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古李据理力争,意达舞爪张牙。发布会结束后,网民和舆论都忙别的事去了,调查却还在继续,这案子涉及的毒品近一吨,网络延伸到南方。

在又写完一份报告之后,古李靠在椅背上小憩。花意达拎着两杯咖啡进来,递给古李一杯。

“你看什么呢?”意达抚了下额上新蓄的刘海。古李偏开目光,说:“总觉得这案子没完……从来大福店的佐料里没有检出大麻成分,煎饼店是为制毒打掩护,他们严格按流程操作,煎饼细菌都没有超标。”花意达说:“你想说什么?”古李说:“剩下的原料里没有,难道受害者吃光了混入佐料的所有大麻?太蹊跷了……”花意达说:“就你想得多。”她抠了下指甲,说,“明儿周末,你干吗?”

古李从怀里慢慢摸出两张票,递给意达一张,意达吸溜着咖啡问:“什么意思?请我看电影?”古李斜眼瞅着意达,说:“你的新刘海挺好看的。”意达“切”一声,飞快地从古李手里抽过票,然后捧着咖啡出门离开。

周末,古李先去了平事街。
 

这条街人丁零落,来大福的门面关得严严实实,古李试图进入时,发现已经被专案组贴了封条。

他只好扭头往回走。这条街大部分店面关门歇业,角落里还有家奶茶店亮着灯。古李过去要了杯半糖的丝袜奶茶。柜台的布局很紧凑,吸管跟小勺分门别类地插在餐具筒里,侧面一排挂钩的尽头,悬了一支锋利的三角铲。古李把目光转到正在配奶茶的店主身上——女老板双颊沾满了深褐色的斑迹,那是以前的旧创,右手的腕部裹着一块面积很大的胶布。这个女人一定有一个凶恶的老爸或暴力的老公。

她看了看古李,手上调着奶茶,说:“你……还……还要什么?”她结巴得厉害。

柜台的左端有一方干净的铁板,旁边几个格子码着火腿,鸡蛋,还有绿色的葱花跟芫荽——古李一个哆嗦,那个大麻案的受害人拿着煎饼从平事街里走出来,监控镜头拍到了裹煎饼的来大福纸袋。

他看见一沓纸袋反扣在吧台后面的桌子上,每一只都印着“来大福”,女人食指和中指之间有块焦黄的污迹,跟那个大个子的一模一样,她身上的香水味浓烈刺鼻,是为了掩盖主人的癖好。古李忍不住想:居然一开始,我全猜对——可能是相似体犯罪,嫌犯就制作着煎饼,看着步行街上的人来人往,然后从中挑选一个作为受害者……

女人结巴地说:“奶茶好了,你还,还要,什么吗?”古李脱口而出:“煎饼!”女人说:“没有煎饼。”又说,“有手抓饼。”古李说:“那就来份手抓饼。”

女人把一张面皮在铁板上摊开。面皮香气弥漫开来,古李想,就是这样,来大福的纸袋也可能被其他食档使用,一个严重的精神病患者,偷偷去同街的暗店那里买大麻来吸食再合理不过了。然后她精神恍惚地把一部分混进了佐料里。

然而这只是推测。古李掏出手机,按下花意达的号码,这时,女人又问:“葱和香菜都要吗?”
 

“不要!”古李的声音很大,女人并不在意,她把铲子里的葱花抖落回格子,问,“加个鸡蛋吗?”古李还没回答,就听她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你知道吗,你在镜头上挺帅的。”他抬起头:“什么?”女人阴森森地笑了,说:“你知道了。”古李忽然觉得眼前一闪,像有什么东西飞过去,他顿时像被抽掉了筋,身子向左撞中吧台,然后向右歪倒了下去,女人手里的三角铲已从左掠到右边。尖锐的铲子划开了古李的颈动脉,一大团血花喷溅出来。古李试图用手捂住它们,但很快就丧失了力气。女人把古李拖进了柜台,如同拖一条狗。

古李的手机被女人一脚踢到了墙角,她看着挣扎的古李,释然地说了句:“我并不是马虎,我是故意的。”古李声嘶力竭地说:“等一下,听我说,听我说。”

女人说:“不要说话了,休息吧。”她把三角铲反手握过来,举在空中。古李说:“你有时结巴!”女人举着铲子愣住了,不明所以。古李又说:“有时你又不结巴,你,知道原因吗?我,我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他的视界开始模糊,也结巴了。

一阵高跟鞋响由远至近,有人来了,女人飞快地从右腕扯下胶布,蒙在了古李嘴上。他在奄奄一息之际看见角落里的手机屏幕映着柜台前的一个人影。是花意达!她竟然还抱着一个超大的维尼熊。

女人木木地看着花意达,问:“你想喝什么?”花意达东张西望了一下,然后说:“这杯奶茶没人要?”那杯丝袜奶茶被孤零零地放在柜台上,而致命的三角铲被女人插在后腰。

“客人刚走,一会儿来取。”

花意达“哦”了一声,说:“给我来个手抓饼。”女人紧张地说:“没,没饼皮了……”

花意达指指铁板,说:“这张也是那个客人的?”女人点点头。

饼已经焦得冒烟,柜台下的古李气若游丝。
 

花意达看着女人的脸,眼神示意了下说:“都糊了……”女人左手关了火,右手缓缓握紧三角铲。她黑着脸,说:“你,到底,要不要喝?不喝就……”忽然一个黑影撞在她脸上,一股塑料毛绒的味道充斥了她的鼻腔。女人大吼着把三角铲戳出去,刺破了维尼熊外皮,一大簇绒毛在空中乱飞,这时一条腿横踢过来,高跟鞋尖刺穿了女人的下颚,女人尖叫着跌倒下去……

古李模模糊糊地看到意达的两条长腿翻过柜台,把他拽起来猛搧耳光:“你醒醒!坚持住!”接着是急救车灯“呼啦呼啦”的声音加救护人员匆匆的身形,汇成一团团的幻影又渐渐失去了一切颜色。

他再醒来时已经过去了24小时,他第一眼看见的是冲他微笑的花意达:“你怎么知道我在里面?”意达揉了下鼻子,说:“芫荽味儿。”古李说:“这次没吃啊!”意达悠悠地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哟。”

后来,这件案子成了新谈资,古李总会跟新来的妹子洋洋得意地炫耀,在她们听得入神后问:“嫌犯为什么结巴,你们知道吗?”然后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有一次意达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你根本不晓得,你就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

她又赢了一块香葱面包。

故事精选
小故事网,提供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在线阅读,如有文章侵犯作者权利,请联系本站删除







北京市 西城区 崇文区 宣武区 朝阳区 海淀区 丰台区 石景山区 门头沟区 房山区 通州区 顺义区 昌平区 大兴区 平谷县 怀柔县 密云县 延庆县 上海市 黄浦区 卢湾区 徐汇区 长宁区 静安区 普陀区 闸北区 虹口区 杨浦区 宝山区 闵行区 嘉定区 浦东新区 松江区 金山区 青浦区 南汇区 奉贤区 崇明县 天津市 和平区 河东区 河西区 南开区 河北区 红桥区 塘沽区 汉沽区 大港区 东丽区 西青区 北辰区 津南区 武清区 宝坻区 静海县 宁河县 蓟县 重庆市 渝中区 大渡口区 江北区 沙坪坝区 九龙坡区 南岸区 北碚区 万盛区 双桥区 渝北区 巴南区 万州区 涪陵区 黔江区 永川市 合川市 江津市 南川市 长寿县 綦江县 潼南县 荣昌县 璧山县 大足县 铜梁县 梁平县 城口县 垫江县 武隆县 丰都县 奉节县 开县 云阳县 忠县 巫溪县 巫山县 石柱县 秀山县 酉阳县 彭水县 广东省 广州市 深圳市 珠海市 汕头市 韶关市 河源市 梅州市 惠州市 汕尾市 东莞市 中山市 江门市 佛山市 阳江市 湛江市 茂名市 肇庆市 清远市 潮州市 揭阳市 云浮市 福建省 福州市 厦门市 三明市 莆田市 泉州市 漳州市 南平市 龙岩市 宁德市 浙江省 杭州市 宁波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江苏省 南京市 徐州市 连云港市 淮安市 宿迁市 盐城市 扬州市 泰州市 南通市 镇江市 常州市 无锡市 苏州市 山东省 济南市 青岛市 淄博市 枣庄市 东营市 潍坊市 烟台市 威海市 济宁市 泰安市 日照市 莱芜市 德州市 临沂市 聊城市 滨州市 菏泽市 辽宁省 沈阳市 大连市 鞍山市 抚顺市 本溪市 丹东市 锦州市 葫芦岛市 营口市 盘锦市 阜新市 辽阳市 铁岭市 朝阳市 江西省 南昌市 景德镇市 萍乡市 新余市 九江市 鹰潭市 赣州市 吉安市 宜春市 抚州市 上饶市 四川省 成都市 自贡市 攀枝花市 泸州市 德阳市 绵阳市 广元市 遂宁市 内江市 乐山市 南充市 宜宾市 广安市 达州市 巴中市 雅安市 眉山市 资阳市 阿坝州 甘孜州 凉山州 陕西省 西安市 铜川市 宝鸡市 咸阳市 渭南市 延安市 汉中市 榆林市 安康市 商洛地区 湖北省 武汉市 黄石市 襄樊市 十堰市 荆州市 宜昌市 荆门市 鄂州市 孝感市 黄冈市 咸宁市 随州市 仙桃市 天门市 潜江市 神农架 恩施州 河南省 郑州市 开封市 洛阳市 平顶山市 焦作市 鹤壁市 新乡市 安阳市 濮阳市 许昌市 漯河市 三门峡市 南阳市 商丘市 信阳市 周口市 驻马店市 济源市 河北省 石家庄市 唐山市 秦皇岛市 邯郸市 邢台市 保定市 张家口市 承德市 沧州市 廊坊市 衡水市 山西省 太原市 大同市 阳泉市 长治市 晋城市 朔州市 晋中市 忻州市 临汾市 运城市 吕梁地区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市 乌海市 赤峰市 通辽市 鄂尔多斯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阿拉善盟 兴安盟 吉林省 长春市 吉林市 四平市 辽源市 通化市 白山市 松原市 白城市 延边州 黑龙江 哈尔滨市 齐齐哈尔 鹤岗市 双鸭山市 鸡西市 大庆市 伊春市 牡丹江市 佳木斯市 七台河市 黑河市 绥化市 大兴安岭 安徽省 合肥市 芜湖市 蚌埠市 淮南市 马鞍山市 淮北市 铜陵市 安庆市 黄山市 滁州市 阜阳市 宿州市 巢湖市 六安市 亳州市 宣城市 池州市 湖南省 长沙市 株州市 湘潭市 衡阳市 邵阳市 岳阳市 常德市 张家界市 益阳市 郴州市 永州市 怀化市 娄底市 湘西州 广西区 南宁市 柳州市 桂林市 梧州市 北海市 防城港市 钦州市 贵港市 玉林市 南宁地区 柳州地区 贺州地区 百色地区 河池地区 海南省 海口市 三亚市 五指山市 琼海市 儋州市 琼山市 文昌市 万宁市 东方市 澄迈县 定安县 屯昌县 临高县 白沙县 昌江县 乐东县 陵水县 保亭县 琼中县 云南省 昆明市 曲靖市 玉溪市 保山市 昭通市 思茅地区 临沧地区 丽江地区 文山州 红河州 西双版纳 楚雄州 大理州 德宏州 怒江州 迪庆州 贵州省 贵阳市 六盘水市 遵义市 安顺市 铜仁地区 毕节地区 黔西南州 黔东南州 黔南州 西藏区 拉萨市 那曲地区 昌都地区 山南地区 日喀则 阿里地区 林芝地区 甘肃省 兰州市 金昌市 白银市 天水市 嘉峪关市 武威市 定西地区 平凉地区 庆阳地区 陇南地区 张掖地区 酒泉地区 甘南州 临夏州 宁夏区 银川市 石嘴山市 吴忠市 固原市 青海省 西宁市 海东地区 海北州 黄南州 海南州 果洛州 玉树州 海西州 新疆区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石河子市 吐鲁番 哈密地区 和田地区 阿克苏 喀什地区 克孜勒苏 巴音郭楞 昌吉州 博尔塔拉 伊犁州 东城区 香港区 澳门区 台湾省